[中篇]来生再做你的新娘

时间过的真快,毕业回家一个多月了。在家等待着分配等的让我无聊的发疯,于是我决定出去走走,老妈想了想给了我两千块钱。两千元,去哪呢?我自己在地图上拼命的寻找着。

中篇

   最终我选择一个离家不远不近的地方,城市很小,人少,污染也少。而且最关键一点,他有大海。我喜欢海,但却从没有看过海,我终于可以在最近的距离与大海作一次亲密的接触了。

   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就背着行囊出发了。虽然才上车,我却仿佛闻到了海的气息。经过五个小时的旅途劳累后终于到达了期待中的小城市,海风的气息迎面吹来,咸咸的,让我觉得所有的劳累都是值得的。在车站问事处的指引下我来到一个比较正规的小旅馆,虽然没有城市里的那样高档,但有洗澡间,床也舒服,我愉快的住了下来。

   早晨在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中醒来,海风的味道让我如此的陶醉。热心的老板骑着摩托带我到海边(其实不远,走也就二十几分钟就到了,但第一次老板怕我走迷了路),专程带我过来,乡村的淳朴气息总是让人感动。

   我在沙滩上支起帐篷,换上泳衣快速的冲向海里,在海水中我尽情的跑啊、跳啊,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,那份喜悦实在无法用语言所能够表达。与湖水不同,海水给我一种包容的感觉,像是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自己怀中尽情的玩耍!

   终于累了,我在沙滩上静静的躺着,远方偶尔有一艘两艘小船在远远的海上漂过,太阳也暖暖的照在身上,我静静的享受着这份安静与详和。

   感觉好像有人走来,我扭过头去:一个女人,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,在海边轻轻的走着。从她的服装我感觉出不属于这个小城,看来她和我一样来这里看海,我又重新躺了下来,毕竟这是公共的海滩。

   脚踩沙子的声音越走越近,我被迫起身,有些恼怒。海滩这么大,为什么还要打扰别人呢?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她的面容,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那种,但有一种奇怪的气质。那一刻,我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;那一刻,感觉却象已经经历了几个世纪,在那一刻,我的心告诉我除了她我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。经过短短的对视,我们终于都收回彼此的视线,我看到了她脸上有一抹红色,好美。

   “我影响到你了吗?”她轻柔的问道,那声音好甜、好美。

   “没有啊,当然没有,你也是来玩的吗?”我连忙解释到,虽然刚才我想骂人。

   “是啊,你也是吗?”

   “是啊。”

   我们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在聊天中她说她也喜欢海,喜欢大海的那份深沉与包容。呵呵,和我一样。

   “我们游泳吧。”我提议到。

   “好啊。”

   她走进我支的小帐篷,脱掉了外衣,里面是早以换好了泳衣,看来,她早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换好了,我悄悄的欣赏着她的身材,很美,但为了不让她发现,我还是尽可能的装作不在意的样子。

   她游泳真棒,各种泳姿都会。看着她在大海里那欢快的表情,我真想自己变成大海。时间很快就要到中午了,我们都要回去了,我收起帐篷问起她住在哪,很幸运,也许更好的用词是用巧合来说更恰当,她和我住在同一个旅馆,只是比我早来了一天,于是理所当然的我们一起回旅馆了。

   回到旅馆,我们来到了小餐厅,她拿起菜单开始点着各种小菜,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。在那一刻,我才真正理解为什么古人说秀色可餐,那一餐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餐,但是什么味道我却不记的。

   吃完饭她提议到小城里转转,于是我向旅馆老板借了一辆自行车,她坐在车的后座上,手轻柔的搂着我的腰,身体轻轻的靠在我的后背上,有一股淡淡的清香,我喜欢那种感觉。

   很快我们从城东跑到了城西,慢慢的都有些累了,于是我骑着车子带她来到了海边,把车子放到沙滩上,开始用沙子堆着各种各样的图案。她堆了一个可爱的小人,而我却只是用手简单的划了一个心,我坏坏的笑着望着她,她的脸瞬间变的通红,起身想擦掉,但却被我无意抓住了小手。那双小手好柔软,她只是轻柔的挣脱了一下就放弃了,只是红着脸用那双清澈的双眼深情的看着我,渐渐的我在她那炽热的目光下放开了自己的手,象个做错事的孩子逃避着她的目光。

   “我们去捡海螺吧,好吗?”过了好久,在逐渐都平静下来以后她轻声的提议。

   “好啊!”我们分别朝两个方向捡去,我们将捡到的海螺堆在一起,互相倾听着对方捡到海螺的声音,并评价谁的最好。

   时间在一点一滴中悄悄走过,她静静的坐着夕阳慢慢的落下,神情里充满了安详,海风有些冷,脱下了外套我轻轻的披在她的身上,她犹豫了一下,但没有拒绝。

   “夕阳好美,你觉的呢?”我轻声的问道。

   “是啊,好美,只是太短暂了,短暂的让人心碎。”

   “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,能够告诉我吗?我叫王云。”

   “周洁。”

   “好美的名字!我很喜欢,那我叫你周洁?”

   “好,我也叫你王云吧。”

   “好啊。”瞬间我被喜悦所包容着,夕阳已经落下去了,开始涨潮了,我们推着自行车,开始向小旅馆走去。

   放下车子,我向老板道了谢,将她送到房间门口,我拿着外套走向另一边的房间,躺在床上,我第一次失眠了,闭上眼睛满天都是她的影子,心里已经不只一次的提醒自己,只是交往一天而已,但那感觉却象已经寻找了对方几个世纪,我开始数羊,但不管用,在半梦半醒间度过了我们见面后的第一个晚上。

   早晨起床,我拿着脸盆去洗脸刷牙,听到她开门的声音。她一脸的憔悴。看着憔悴的她我特别特别的开心,她一定也和我一样没有休息好,愉快的给她倒上洗脸水,我静静的看着她,她被我看的很不好意思,低着头问我:“我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 “没有,绝对没有!”不过看着她红红的眼丝,我心里有了一丝不舍,手无意识的轻拍她的肩头,柔声说:“周洁,你看看你的眼睛,这么多血丝!!”她身体轻轻的一颤,慢慢的抬起头,用那双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,用那柔柔的声音问我:“我会是你的唯一吗?”声音里充满了彷徨。

   “会的。”我毫不犹豫的说道,将她用力拥在我的怀里,怀里的她身体轻轻的颤抖着,象是一个漂泊了好久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依靠。

   她一定有许多无奈的往事,看着怀里无助的她,我把她拥得更紧,让自己通过拥抱把我的爱传给她,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一天时间,但我相信,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期待了无数个日月,在她耳边我轻声的说道:“周洁,不管什么时候、什么情况,我都不会离开你,我发誓。”

   她渐渐的平静了下来,轻轻的离开我的怀抱,脸红红的看着我,眼睛里含着泪水,眼神里藏着深深的无奈和彷徨,无奈什么?彷徨什么?我想不明白,也许有一天她会告诉我的!

   吃完早饭后我们决定走着去逛逛。早晨发生的事情让我们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,只是无目地的走着,这样走了十来分钟,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,“周洁,能够告诉我你的情况吗?”

   也许是沉默了太久,显然我把她吓了一跳,她惊慌的看着我,迟疑了一下问我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 看来她一定在想什么事情,我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,她低下头,大概过了有两三分钟吧,我正迟疑是否再重复一遍时,她开口了“王云,你爱我,但我有些自己的事情,能够让我先不告诉你吗?!”声音里充满了哀求。

   ???我脑子里充满了疑惑,但我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,她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瞒着我,什么事情呢,我猜测着,虽然我很想知道,但我还是理智的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,“很报歉,周洁,我真的很报歉”

   “不,应该我向你说道歉,但是王云,有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,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好好想想,好吗?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爱你,从那次在沙滩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深深的爱上你了,苍天作证,我爱你,相信我,好吗!”当她说完这些的时候都快哭了,象是在进行着一场自己与自己内心的搏斗。

   看着她那痛苦的表情我突然觉的自己好残忍,用双手将她拥在怀里,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:“周洁,我知道,我知道你爱我,就如同我爱你一样爱我,我不会再提了,一切都过去了,别在意了,好吗?”

   她在我的肩膀上轻声的抽泣着,象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,躲在我的怀抱里无助的寻求着我的保护,我轻轻的抬起她的头,用手轻轻的擦去她的泪水。看着她的脸颊和那鲜红的嘴唇,我突然吻了她,一个我和她都没有准备的吻。

   感觉已经过了一个世纪,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,我们在不舍中分开,她害羞的躲开了我的炽热的眼光,把头深深埋在我怀里,用她那温柔的小手轻轻锤打着我的胸膛,那幸福充满了我的全身,恋爱的感觉让人真的好幸福,现在就是拿全世界的财富与我换,我也绝不答应的。

   经过小城的一个小工艺店,她被一串项链迷住了,一串用珊瑚串成的装饰项链,纯朴的手工艺品。看她如此的喜欢,我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,将项链轻轻的戴在她的脖子上。她象是一个孩子一样不住的抚摸着项链,害怕一转眼就失踪不见,一路上她拉着我的手跑跑跳跳,象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。

   我们每天不是去看海游泳就是去小城里转,没有什么电视里的风花雪月,但有她的陪伴我已经心满意足了,其他的我都不在意了。这样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四天,今天我和她准备再去海边好好玩一天,她喜欢看夕阳,每次看夕阳落下时神情好美。

   看夕阳的时候她总是静静的躺在我怀里,偶而还会用充满感伤的声音问我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,你会不会爱上另一个女孩”,而这是我总是轻拍她的小脑袋说“怎么会呢,我不会让别人夺走你的”。

   来到海边,天气有些暗,风也有些冷,我把我的外衣脱下给她披上,她又一次问我这个问题,我笑着说她好傻,并肯定的告诉她如果没有了她我也将不会存在,她变的特别的惊慌,显然她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,当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涨潮声将我们的声音全部掩盖。夕阳并没有象往常一样出现,天空变的特别的黑暗,“也许会下雨!”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指了指回小城的路,她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   快到旅馆了,天突然下起了雨,暴雨只用短短几秒钟就让我们两个人成为了两只落汤鸡。回到旅馆,她跑回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,而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冲了一个热水澡,渐渐的大雨变成了雷雨,闪电夹着雷声一个接一个,我听到了敲门声,她在门外对我说,“能让我进来吗?我有些害怕”

   “进来吧?”我打开门把她让进房间,雨越下越大,而雷声和闪电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强烈,她变的特别特别的慌张,每次闪电闪过她都象一个孩子,我轻轻将她搂在怀里,轻声的在她耳边说着:“周洁不怕,有我呢!不怕”

   “想听我父母的故事吗?”她犹豫了好久,终于下定决心,在我怀里轻声说着。

   “好啊,方便说吗?”我满怀期待的说道。

   “我父亲是让他的局长给逼死的,他知道局长一些违法的事情,父亲想向检察院举报,结果局长却先下手让父亲背上了黑锅,父亲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,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他选择了自杀!”停顿了一下,她又平静的继续说着,而此刻我却被这突然的变故所惊呆。

   “那时我上高三,还有一个来月就要高考了,我清楚的记的父亲进来轻抚着我的头说‘孩子,以后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,学会坚强,做一个诚实的人!’我点了点头,并没有在意什么,又继续专注于复习中。父亲在和我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。”

   她停顿了一下,象是整理了一下,又接着说道:“很晚了,母亲进来催促我睡觉,后又去父亲的书房叫父亲休息。一会母亲走进我的房间,轻声的对躺在床上的我说‘洁儿,妈的好女儿,好好爱自己,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困难,都要坚强,早些睡’,我疑惑的问妈妈发生了什么,妈妈摇摇头,轻轻走出我的房间,一会我看到父亲的书房灯灭了,我好象听见母亲拖着父亲的声音,也许父亲在书房里睡着了,我没有在意什么,一会就进入了梦乡。”

   她停顿了一会,象是在逃避什么似的,看着她痛苦的表情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感觉到些什么,却又无法把握。我默默的看着她,她沉默了一会,象是在整理,终于又开口说道,只是声音变的特别的沙哑:“第二天早晨醒来,母亲没有象往常一样叫我起床,我有些奇怪的起身,走进厨房发现饭也没有做。母亲每天都会给我准备好早饭,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好奇的敲了敲父母的卧室,没有反映,犹豫了好久我打开父母的房门。”

   “我永远忘记不了母亲和父亲在床上的样子,父亲的一脸无奈与不甘,眼睛大大的盯着天花板,而母亲却在父亲的旁边静静的躺着,他们都穿的好整齐,母亲的手紧紧抓住了父亲的手,手腕处有一处清晰的割痕,那血已经染红了整个床单,旁边有一把精致的小刀。我认识那把小刀,是父亲去西藏出差时买的藏刀,刀口上染满了鲜血。”

   “父母是用同一把刀同样的方式自杀的,父亲给我留了 。信里劝我好好的生活,他无法再继续陪伴我和妈妈了,让我和妈妈好好保重,在天堂里他祝他的女儿能够顺利考上大学。只是父亲没有想到,母亲这么快就随他去了,只留下我、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孤独的活着。”她在我怀里失声的抽泣着

   好久,她慢慢平静下来:“因为父亲是自杀的,被单位以畏罪自杀处理,父母的葬礼父亲的单位没有一个领导和同事来参加!一个月后,我无意中从一个父亲的同事的闲聊中知道了父亲是被局长给陷害的。我落榜了,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,快到我都来不及面对这一切!”

   “那个领导呢?”我愤怒的问道。

   “他死了!”象是在说着一个与她完全无关的人。

   面对着平静的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。“洁,我会给你幸福,我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,我向天堂里的伯父伯母发誓,不管发生什么,我一定在你身边。”一个闪电把房间照的如此的明亮,而我们却抱的好紧,好紧……

   第二天起来,看着怀里熟睡的她,表情充满了安详,象是一个天使,只是神情偶而会闪过一些害怕的表情。她一定是又回忆起那段往事了,我没有惊醒她,轻轻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,一个人轻轻的离开了床,简单的洗了洗脸,我静静的等着她的醒来,昨晚我们两个都太疯了,我看着她无声的笑道。

   过了接近两个小时左右她醒了,看着我盯着她,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,什么也没有说。洗完脸我们简单吃了一点东西,“周洁,陪我一起回去好吗?我想让你见见我的父母,然后我们一起去给伯父伯母的坟上柱香好吗!”

   “好的。”周洁答应到,只是声音里充实了哀伤。

   吃完饭后我们回到房间收拾着东西,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,背着两个简单的旅行包,和老板结了一下帐我们开始向汽车站慢慢走去。有几个人奇怪的不远不近的跟在我们身后,象是警察,警察为什么盯着我们,我充满了问号,但并没有在意。

   她也感觉到了,在经过一片树林时,她突然拉着我跑起来,我差点被她带倒,究竟发生了什么,而那几个人也开始跑着向我们追来,我模模糊糊的听道:不要让他们跑了!

   很快我就跑不动了,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远处的人也开始接近了,她开始变的很恐慌,也很犹豫,想放开我的手却又舍不得!我明白了,挣脱了她的手向她说:“你先跑吧,不要管我。”我转身迎着那群人跑去。

   背后后来她的跑步声,我终于转过身看着她渐渐消失在树木深处。随后赶到的人将我狠狠的摔倒在地上,一辆警车快速的赶来,一个领导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就指示把我押走。

   我被关进了拘留所,但我并没有紧张与害怕,父亲是法官,从小我就对法律比普通人熟悉,24小时后他们一定会放我的,我并没有违反法律,我这样想着。

   我“享受”着两个人24小时陪护(小时候在法院陪父亲一起去看过要被执行死刑的犯人,只有他们才会享受两个人24小时的陪护),面对着这种情况我开始有些惊讶,继而变的迷惑不解!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,至于这么紧张吗?而警察每隔十分钟就过来看我一趟,我渐渐的开始担心起来,她究竟做过些什么!

  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胡思乱想起来,能够让我这一个与案件完全无关的普通的小人物“享受”这种待遇,一定有特别的事情,是什么呢?我猜不出来。而陪护我的两个人也特别好奇,因为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,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推移,没有人来审问过我,我终于变的狂躁不安,我开始踢门,用头撞墙,但都被那两个人拦了下来,他们都是打架进来的,我在他们面前根本不值的一提,我所有的努力在他们面前都徒劳。

   两天后,警察终于开始询问我。我将所有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,实在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除了那晚我和她在一起之外,我什么都说了。显然他们也早就预料到这一点,我向他们抗议,他们却只是冷漠的看着我,那表情我太熟悉了,象是在对待一个已经剥夺死亡权利的人的表情,为什么这样看我!!!!!

   一个警察在中间的的领导授意下给我拿过来一个简单的资料:

   周洁,女,二十三岁,十八岁第一次行凶,被害人是某某局局长(据查,此人与他父母自杀有一定关系),然后潜逃。

   半年后,该女开始在该市展露头角,并逐步接收该市黑道势力,短短半年内即统一了当地的黑社会。一年以后,她接收了临近的三个城市的黑社会,成为全省首屈一指的大姐大。在她二十一岁的生日时,本省所有对她有意见的人已经全部被清除干净。在二十二岁的时候,她已经成为以本省为中心、相连的六省市为依托的一个超大规模黑社会团伙,对此公安部专门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,由公安部的一名副部长亲自挂帅并调动了她所在的六省所有警力,对她和她的犯罪团伙实施了秘密抓捕,但很可惜却被她逃脱掉,两个省的分管副厅长因为她逃脱而被免职。

   看到这些我彻底的灰心了,原来她把那个领导杀了,但她后来为什么要成立黑社会呢?为了报复社会?!她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?她的理由是什么?我无法面对这些现实,无法把资料上的她与那个温柔陪伴着我的她联系起来。但我还是固执的坚持着我会没事的,因为我与此完全无关!

   中间领导模样的警察开口了:“我们知道你与此无关,我们同时也知道你的父亲是法官。你不要以为因为你与此无关就会放你出去,虽然你没有违反法律,但你将会以‘同谋罪’被关押,在她没有进来前你绝不会被放出去,你会因为问题没有搞清楚而被无限期扣押。”这时我看到了批准逮捕书,上面明确写着,我因为同谋罪而被依法逮捕。

   停顿了一下,他又继续说道:“我想你一定很奇怪我是谁,我可以告诉你,我是这个省厅的副厅长兼这次抓捕的组长。我知道你的父亲是法官,你是不是觉的因为你父亲的关系你会被直接释放!错了,绝不可能,因为这个案子太大了,大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。对了,我们已经通知你父亲你被捕的消息了,并把他们接来了,如果你想见他们的话”

   看着他我彻底的丧失了信心,但我还是报着侥幸地对他们说道:“我想想见见我的父母,行吗?”

   我终于看到我的父母,我清楚的记的,我出来时父亲还是一头黑发,但现在父亲已是满头白发,母亲的眼睛红肿,一定是哭的,这一切都是为了我,为我这个不孝的孩子……

   不记得父母什么时候走的,父亲告诉我唯一能够让我出去的办法,他们明确的对父亲说道,“只有她进来后才能够证明我的清白,才能够让我出去!。”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的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与悲哀。父亲绝不会是一个甘于现状的人,但看着父亲的表情,我知道,父亲已经尽到自己所有的努力。望着父亲的表情,我想对父亲笑:“为不到一个星期的爱情!”那一刻,我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笑。

   回到牢房时,我已经变的无所谓。也许我要在这里呆上一年、两年、五年、甚至十年二十年!而两个陪护只是尽责的在一旁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,对他们,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们是犯了法,而我呢……

   在那一次提问以后警察就再也没有问过我,我也早就知道这个结局,他们从来就没有期待在我这里有什么重大案情突破。我糊里糊涂的在拘留所里住着,每天重复着一样的生活,我开始接受现实,对一切不再存有幻想。陪护我的人用一种特殊的眼神看着我,那目光中充满了施舍与怜悯!一个犯了罪的人同情一个没有犯罪的人!!!!!!!!!!!那一刻,我特别想笑。

   我无意间向他们问起“周洁”的故事,他们先是沉默,继而慌乱,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。在那一刻他们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有如此待遇,在他们的眼光中我看出他们对我的惧怕,只因为有她的存在,连我这个完全无关的人也怕成这样,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房门又一次打开,是那次审讯我的三个人中的一个,好象是他给我看的资料,我奇怪的瞟着他,心理猜测又怎么了,他向我说道“你自由了!”

   “??????”一瞬间,我以为我听错了!“不会是真的吧,不要骗我了!”我充满了无助的说道

   “真的,我们局长要见你,请跟我来”说完他打开了牢门,半个月来,我第一次走出这5平方米的牢门,我迟疑的迈出了牢门,怕一切都是假的

   局长正在处理一些事情,看到我来只是点了点头,用手指了指沙发,我于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。

   “她自首了,在你被抓后两个星期以后。她进来后唯一提出来的请求或者说要求就是把你放了,你与她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无关。本来当时就要放你的,但你也知道,你这件案子太大了,我们要请示、要汇报,你也明白的,很报歉。对于你被关押的半个月,我们局里已经专门请示上面给你专门拔了一笔款作为补偿,这是二万元,你点一下吧。”局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袋

   我茫然的接过信袋,但一瞬间我突然明白:“我能看一下她吗?钱我不要,我只想看看她。”我用沙哑的声音向局长乞求。

   犹豫了一下,局长终于说道,“这件事情我作不了主,我要请示一下,你等一下好吗?同不同意我也无法保证”显然局长没有想过我会提出这样的请求

   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过着,我无助的看着电话。终于电话响了,局长恩恩了两声,扣上电话对我说,“你跟我来吧。”

   我和局长来到一个监狱,在监狱门口,局长先进去办一些例行手续,终于局长出来了,将我带了进去。

   这是我个半个月来的第一次相见,她瘦了好多,脸色好苍白的脸,神情充满了疲惫,但还带着我给她买的那串项链。我疼惜地捧着她的脸,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,对她一遍遍的重复着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到底为什么?”

   身边的警察并没有对我们的亲密接触而将我们分开,在局长的示意了一下他们走出了房间,屋里只留下我们两个人,也许,他们认为在这里我们绝不可能逃出去,也许,他们想给我们两个一个独处的机会,作为半个月来对我非法扣押的一种补偿吧。

   终于,我们两个人分开了,我只是机械的重复着:为什么

   “我不想你为我而毁掉一生!”她沙哑的的说,并低下了头,“我真的爱你,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爱一个人,你是除我父母之外我唯一爱的人,但我真的不想看着你被我毁掉。还记的小城里那个夜晚吗!我告诉你我父母的自杀,但我却没有告诉你我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杀了那个局长,我砍了他十八刀,用父亲自杀用的那把藏刀,他以为我是一个‘小姐’,当我捅下他第一刀时,他不信的问我为什么?我在他耳边轻声的告诉他我告诉他我是谁的孩子,他那时的表情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的,充满了不信、惊讶、怀疑,还有不甘!我一刀又一刀的继续捅下去,虽然我知道他已经死了,但我还是继续捅了下去!整整捅了十八刀,但我不后悔,绝不!!他是应该受到惩罚,如果法律不能够惩罚他,我来。”这一刻她声音里充满了不甘与怨恨

   “那你当时为什么你不告诉我?”我痛苦的问道,在这一刻我仍然无法相信,相信她这么柔弱的女孩会杀人,当她亲口说出来时我还是无法相信,我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梦

   “我怕,我怕失去你,真的好怕,我好爱你,爱的我都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再爱你了,如果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你,我一定会掏出来的,知道吗,我去那个小城市里是休息一下,然后准备东山再起的,却没有想到会遇到你!命运,只能够说是命运的安排。父亲那么好的人,他什么也没有做却要被迫自杀,为什么!我去找到检察机关,他们只是一句简单的与他们无关就打发了我。我去找父亲的上级机关,我相信父亲的冤屈会得到伸张,但我得到却只有嘲讽与侮辱。而那个局长,他明明犯了法,却依然逍遥的生活着。我不甘心,为什么坏人可以无所顾忌的去触犯法律而得不到应有的惩罚,父亲那么好的人冤屈却得不到伸张!”声音里充满了无限的恨意

   “当我用合法的手段实现不了我的目的时,我只有选择这条路。”声音里充满了萧瑟,“我在那一刻立志要成为一个比他们还坏的坏人!我成功了,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不字。你知道我逃亡的那段日子吗!每晚都不敢睡着觉,每个风吹草动都让我慌乱无比!”

   “周洁,那你为什么要加入黑社会,并……”我没有再说下去,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。

   “我逃亡了一个多月,又累又饿。还要提防那些小流氓的骚扰。我好累,终于在一次骚扰中我杀了那个骚扰我的家伙。”她整理了一下头发,又轻声说道。“后来有人找我算帐,但却被我打败,所以他们推我当他们的大姐,我并没有想过当什么大姐,但为了保护我自己,我不的不当,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也无法控制一切的发展。我想洗手不干,但已经无法结束……警察来了,他们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毁掉。我要复仇,我要报复他们,到海边小城就是那里没有人会注意我,我要在那里重新筹划一下怎么东山再起。但……”她低下了头,充满了无奈的继续说着

   “为什么,为什么又一次让我看到你,当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间,我就知道我再也无法报复下去了,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。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里,我无时无刻挣扎在告诉与不告诉你的矛盾里。你明白吗?”她哭了,哭的那么伤心,哭的那么不能自已,在这一刻,她象是一个迷路的孩子在茫然的寻找着回家的路!

   过了一会,她渐渐停止了哭泣,“我准备放手了,我爱你,我想和你平静的过日子,想给你生一个胖胖的大小子,但……警察又来了,我们又回到了现实,为什么命运不放过我,为什么!难道我想做一个普通人也有错吗?!为什么,谁能够告诉我为什么!!!为什么……”她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,想寻找一个答案,我用力的将她搂在怀里,这一刻,我发现自己原来什么也不能够做。

   渐渐地她安静了一些:“我不想因为我而毁掉你,当我跑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!我告诉自己你会没事的。逃出后我去了你的城市,我通过手下知道你父亲是法官,也许他有办法能够保你出来,我安慰着自己。所有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,只要你一出来我们就立刻飞往美国,护照签证我都已经办妥。”她抬起头看着我:“在不断的焦急等待中渡过了一个星期,你却依然在警察局里呆着,我知道,我错了,一切都错了,于是我去警察局自首,因为我知道,他们找的是我,不是你!”

   “不要说我傻,我知道我好傻,会有好多人笑我的,尤其是我的那些手下,还有这些警察。他们绝不会相信我会为了一个男人而自首!我也不相信,但我真的好爱你,在你被抓的一个星期里,每天我都在想着我们在海边的点点滴滴,那是我一生最快乐的一段记忆,但是,上苍捉弄了你我,让我们只能够以这种方式相聚与分离。我不知道我是该感谢上苍还是该恨他,为什么让我们相遇,却又残忍的将我们分离!!!如果有来生,让我们来生再续这段感情好吗?今生!!今生请你把我忘记,求求你了,就当答应我的一个最后的要求,找一个爱你的好女孩,好吗?!!!!!”

   那一刻我的心碎了,面对着怀里的她我什么也说不出,什么也做不了,我不敢点头,也不敢摇头,我只是茫然的看着她,我不相信我能够再爱谁,但看着她那乞求的眼神!我哭了,像一个孩子一样在她面前哭了……

   她的案子审的很快,也很轰动,我申请去参加她的庭审,但遭到拒绝,理由是怕她在庭审中会看到我激动,我想再次探视她也被拒绝了,在两个月后,她被核准执行死刑。

   在她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晚上,我终于通过父亲的关系再次见到她。她特别的平静,穿着我们相见时那件洁白的衣服,只是脖子里多了一件我给她买的那串珊瑚项链。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,轻轻的说道:“周洁,还记的我们曾经在沙滩说过的话吗?我说过,我要保护你的。”

   “但恐怕今生再也不可能的!”周洁笑笑。

[中篇]来生再做你的新娘

   “我爱你,周洁,不管你做过什么,我只爱你,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新娘,如果有来世,来世你一定做我的新娘好吗?”我掏出戒指,轻轻的戴在了她的手指间。

   “来世,如果真的有来生,我一定做你的新娘……!”

标签: 中篇 来生 新娘

作者头像
admin创始人

上一篇:再多拥抱一分一秒都好...希望你有一天可以看到...我有多么不舍得....
下一篇:全民k歌怎么查找用户?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