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灵异文学]再约定一个来生

  (一)

来生

    我似乎天生就喜欢环佩叮当的玉石,说不出理由的喜欢。一直以来,我的手腕上都套着一个玉镯,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就戴着了。看着翠绿的镯子在手腕间上下滑动,为白皙的手腕凭添了一份柔情与妩媚,就会越发自恋起来。

[灵异文学]再约定一个来生

    美人如玉否?这世上真有怜香惜玉的男子吗?

    我总是会做同一个梦。梦里听到一个声音在我耳畔低唤:“痕娘,痕娘!”我惊醒,可是四周只有夜的死寂,空无一物。

    (二)

    我一直在寻觅,寻觅一个爱玉的女子。

    我等待了整整一百年,只为了一百年前没有兑现的誓约。

    我孤独了整整一百年,百年后,我终于重生。现在的我已经是个翩翩美少年。可是天地间这么大,我该到哪里去找寻我的痕娘?我只有在每一个夜里轻唤着痕娘的名字,悄然入梦。痕娘,我一定要找到你,今生你将是我的新娘!

    (三)

    这天,我又在一个摊子前摆弄一块块玉佩。忽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,抓住了我的手腕。我一惊,转过脸一看,好熟悉的面容,可是翻阅我的记忆,却是一片空白。

    我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清秀俊朗,我几乎要对他一见钟情。

    “是你,痕娘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他一脸激动的神情。

    “痕娘”,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名字,这都是在梦里出现的啊。

    我惊诧不已:“”你是谁,我叫艾玉,不叫痕娘!“

    他仍然紧紧抓着我的手腕,眼里竟然涌出了泪花,他指着我手腕上的玉镯说:“你爱玉!爱戴玉镯!没错,痕娘,就是你,我等你等得好苦啊!”

    我依旧茫然,似乎丧失了一切的记忆。我问他: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你是谁?我们在哪里认识的?”

    (四)

    我在茫茫人海里苦苦寻觅,只要有玉的地方一定就能找到我的痕娘。

    前方,一个女子娇柔的身影飘入了我的视线,一个如玉般温润的女子。我的心狂跳不已,我加快脚步跟上了她。她在一个摊子前驻足,摊子上摆放着各式玲珑的玉器。我紧张得几乎要窒息。她俯身去摆弄那些玉佩,我看到一个玉镯垂在了她白皙的手腕上。啊!痕娘,我终于找到了你。

    我上前紧紧抓住她的手腕,就像是抓住了我们今生的缘。可是痕娘你怎么不认得我了?我为了等这一天等了整整一百年啊。她看我的眼神是如此陌生,或许她已经把我遗忘,我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
    “痕娘,你忘了吗?我们不是说好不喝孟婆汤的啊!”

    她一脸的茫然,真叫我如万箭穿心。

    “痕娘,听我说一个故事好吗?我们前生的故事!”

    她点了点头。

    (五)

    “痕娘,你等着我,我一定回来娶你!”茗郎紧紧地握着痕娘的手,为她套上一个翠绿的玉镯,幽幽地说。

    “恩,我等着,等你一辈子!茗郎,不要辜负了我!”痕娘已经是涕泪淋漓,心上人就要远离,不知何日才是归期。

    痕娘的家世很好,是富贵人家的女儿。她们家附近住着的茗郎却是一个穷小子。痕娘的父亲喜爱舞文弄墨,便把痕娘送进了学堂,遂与茗郎相识。

    随着时光的推移,英俊的茗郎与娇俏的痕娘渐渐互生情愫。痕娘爱上了才华横溢而又质朴谦逊的茗郎,茗郎也被痕娘的聪慧灵秀、温婉善良所吸引。感情在慢慢地滋长,两人偷偷地花前月下,海誓山盟,好不浪漫。

    痕娘爱玉,常常在玉器店里驻足流连。

    茗郎对痕娘说:“痕娘,你是如玉的女子,值得我一辈子去怜惜!”

    谁知好景不长,两人相恋之事传到了痕娘家中。痕娘的父亲怒不可遏,说什么都不愿意让痕娘与茗郎交往。痕娘寻死觅活,老爷终于作了让步。不过茗郎被告知,若想娶痕娘为妻,除非拥有一笔财富。老爷愿意提供给他一定的本钱,让他去做买卖。

    为了将来能够与痕娘长相厮守,茗郎同意了。这是一个小县城,做不成什么大买卖,于是明朗决定去省城。

    临行前,茗郎为痕娘套上了那个玉镯,二人私定了终身。

    其实,老爷只是想用这种方法打发走茗郎。暗地里,他给痕娘找了个门当户对的人家。茗郎走后一个月,就有大红轿子抬走了痕娘。新婚的夜里,痕娘怀揣一把剪刀,怒对新郎。新郎无奈,昏昏欲睡时,却被巨大的声响惊醒。原来痕娘踢翻了凳子,就要悬梁自尽。新郎赶紧救下了痕娘,还好气息犹存。只是婆家再也不敢要这样的媳妇,痕娘被送回了自己家中。老爷气极,不肖女儿有辱家风,他把痕娘赶出了家门,从此断绝父女之情。

    可怜痕娘从小娇生惯养,一下子就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。她来到茗郎家中,当上了未过门的儿媳妇。茗郎只有一个老母,生活也是举步维坚。幸好痕娘是手巧的女子,她靠刺绣换取一些微薄收入,和婆母相依为命。

    春去春又回,茗郎走了整整十年,却音讯全无。茗郎的老母亲因病而逝,于是剩下痕娘一人孤苦伶仃。可是每次痕娘看到手腕上的玉镯,她就感到无限欣慰,她相信,只要茗郎发达的那一天,就一定会回来娶她。她就这样痴痴地等。终于等到了茗郎回来的那一天……

    茗郎在饱尝了人世艰辛后,终于在省城开了个茶庄,生意日渐兴隆,茗郎渐渐富裕了起来。

    他离乡后的一个月,听到一个乡邻带来的消息,说是痕娘已经嫁了人。茗郎顿时心灰意冷。两年后,别人给他说了一门亲事。茗郎便应下了。成婚后,夫妻二人倒也恩爱,还有了一双儿女。茗郎也就渐渐忘却了痕娘。不知不觉间,他已离家十年,没有一点家乡的消息,他决定要回家看看老母亲。

    他安顿好妻儿,踏上了返乡之途。

    渐近故乡了,茗郎不觉泪水盈眶。触景生情,他想到了少年时与痕娘的两小无猜,不觉一阵心伤。

    茗郎到了家门口,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娇柔的身影。痕娘,是痕娘!

    痕娘也看到了茗郎,一时间就呆住了,没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站在了自己面前。

    “痕娘!”茗郎泪如雨下,他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  “茗郎,我终于盼到你了,我知道你会守住诺言的。”痕娘一头扑在了茗郎的怀里。

    茗郎紧紧拥抱着痕娘瘦弱的身体,哽咽着说:“痕娘,痕娘,我对不起你啊!”

    于是茗郎把自己的所有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痕娘。他跪在了痕娘的面前,抱住了痕娘的双腿:“痕娘,难得你一片痴情,可是我却辜负了你啊!痕娘,我要补偿你,我会补偿你!”

    痕娘呆呆地看着茗郎,她没有想到自己等来的是这样结局。

    终于,痕娘说话了:“茗郎,你怎么补偿?你认为可以补偿得了吗?如果我们今生注定无缘,那就等来世吧!”说着,痕娘从怀中抽出了那把跟随了自己整整十年的利剪,扎进了自己的胸膛。

    这一切就发生在刹那间,待茗郎醒悟之时,痕娘已缓缓地倒了下去。脸上是凄美而神圣的表情。

    茗郎抱住痕娘放声大哭,他吻着痕娘渐渐冰冷的脸庞。痕娘微微睁开了眼:“茗郎,如果有来生,你一定要娶我。我会一直戴着这个玉镯……”痕娘的眼睛再也没有合上。

    “痕娘,痕娘,来生我一定要你做我的新娘。我们谁也不要喝孟婆汤,就不会相互遗忘。痕娘,这辈子我欠你的情,等到来世一定加倍偿还。痕娘啊……”茗郎悲痛欲绝,他颤抖着手,替痕娘合上了她的眼睛。

    茗郎厚葬了痕娘之后,便回到了省城,一个月后,也抑郁而终……

    (六)

    这是一个多么凄惨的故事啊。我听了,早已是泣不成声。只是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样一个故事?我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玉镯,难道我的前生就是那个叫痕娘的女子吗?可是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?

    “痕娘,你想起来了吗?我就是茗郎啊!我等今天等了整整一百年啊!我们今生不要再分开了!”他又一次抓住了我的手臂。

    可是这个故事却让我觉得遥远而又陌生,我想痕娘一定是喝了孟婆汤,她一定想让自己忘却。所以我想我不再是痕娘,而是艾玉。

    “茗郎,可是我已经不是痕娘了,我是艾玉!”我想要抽回我的手。

    “痕娘,我今生只要你做我的新娘!”他把手抓得更紧了。

    “茗郎,或许一百年后的你依然是你,而我已不再是我。你爱的人是痕娘,而我却是艾玉。今生我要找的是爱我的人。如果可以,我们再约定一个来世。”我使劲抽回手,玉镯从我的手腕滑落……

    (七)

    她一定是喝了孟婆汤,她已经忘了前世。

    我等了整整一百年,等来的却不再是痕娘。

    她挣脱开我握着她的手跑了。玉镯滑落在地上,断成了两截。我拾起断镯,想起了前世未了的姻缘。今生的我依旧是我,而她已不再是她。是上天的嘲弄吧!

    痕娘说,不,艾玉说“如果可以,我们再约定一个来世”。再等一个来生,我愿意等待,只是来生的我还是我,她还是她吗?

    我终于明白,一世的情缘要一世珍惜!

    (完)

标签: 来生 约定 灵异 一个 文学

作者头像
admin创始人

上一篇:再多拥抱一分一秒都好...希望你有一天可以看到...我有多么不舍得....
下一篇:全民k歌怎么查找用户?

发表评论